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悬疑 > 整容

更新时间:2023-10-17 11:04:00

整容

整容 佚名 著

连载中 沈博弈吴初闫 神怪小说 女强小说 囚禁小说 赘婿小说

小说角色名是沈博弈吴初闫的小说叫做《整容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,小说文笔极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:凌晨,我一觉醒来,看到朋友发来的消息。“沈博弈整容了。”我心里不自觉地开始发毛。自从男友出差回来后,我就察觉出他的行为有些诡异。比如,他经常莫名地盯着我看,并发出僵硬的笑声。如今听朋友这么一说,我不由得开始细细打量起身旁熟睡的男人。突然,他猛地睁开眼,说出了一句令我毛骨悚然的话:“怎么了,是我的脸有什么问题么?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标题:知道男友整容后,我再也睡不着了

***

凌晨,我一觉醒来,看到朋友发来的消息。

“沈博弈整容了。”

我心里不自觉地开始发毛。

自从男友出差回来后,我就察觉出他的行为有些诡异。比如,他经常莫名地盯着我看,并发出僵硬的笑声。

如今听朋友这么一说,我不由得开始细细打量起身旁熟睡的男人。

突然,他猛地睁开眼,说出了一句令我毛骨悚然的话:

“怎么了,是我的脸有什么问题么?”

1.

我吓得赶紧往后缩了缩身子,心口跳动剧烈,在这夜深人静里几乎能听到怦怦的心跳声。

“怎,怎么会呢......”

我慌张地否认着,面前的男人实在太过怪异。朋友的消息虽然是之前发,我醒来才看到,可我刚看完消息,他就问出了这句话,如果说是巧合的话,未免有些太过牵强。

“咯咯咯——”

又来了。

沈博弈又发出那种僵硬的笑声了。

自从他回来后,我就经常会听到他这样冲着我笑,就像是一把生锈的钥匙,被强硬塞进门锁里转动,发出令人牙酸心悸的摩擦声,咯吱咯吱地刮挠着人的心房。

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?”

他收起笑容,声音和表情也恢复了正常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“哦,我去趟厕所。”

我努力地挤出一个笑脸,随后逃荒般地溜进卫生间。

我足足用半分钟的工夫,才平复下来情绪,我鼓起勇气,打开手机找到朋友的号码,飞快编辑了一条短信: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一个月前,我看到他进了一家整容医院。”

朋友回得很快,而现在是凌晨三点。

我握着手机坐在马桶上,紧紧盯着朋友的回复,后背不自觉地开始发凉。

“你看出来了吗?”

朋友又问道。

我心里犹豫着,要不要告诉他沈博弈最近的反常?

可我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微弱的脚步声。

很快,声音在卫生间门口又消失了。

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强装镇定地冲门外喊了一句:

“博弈,是你吗?”

空荡荡的屋子里,只有我急促的呼吸声,等了很久也没有应答。我决定先回房间,假装睡觉,明天约朋友见一面,仔细地问一下他这件事。

否则的话,我心里总觉得不安。非常强烈。

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按下冲水,制造自己上完厕所的假象,随后删掉了我和朋友的短信记录,装模作样地洗了洗手,就朝着门口走去。

就在这时,我看见卫生间的门框下面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,因为棱形玻璃的原因,我无法辨认那团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,却莫名有种不好的直觉涌上心头。

我踮起脚尖,轻轻地走到门后面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。接着,我鼓起勇气,小心翼翼地握着门把手,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团黑影。

猛地一下,我拉开厕所门!

眼前的一幕,吓得我两腿一软,往后跌坐在地上!

沈博弈正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,趴在地上,他的脸紧紧贴着卫生间门外的地板,半扭着头,侧脸向上,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显然,他刚才是贴在地面,透过卫生间门底部的缝隙,试图向内看,当我开门的一瞬间,他也受到惊吓,立即扭头看向斜上方的我。

沈博弈,你到底在做什么?!

最可怕的是,在被我发现的那一刻,他又发出了那阵怪笑!

“咯咯咯,被你发现了......”

他的语气,仿佛他只是在跟我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

但他的身体却一动不动,就那样跪趴着,上半截身子紧贴地面,腰到屁股高高翘着像一只奇怪的公鸡,半边脸贴地,斜着眼诡异的笑,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“救,救命......”

我快被吓疯了,恐惧的情绪充满心头。我不断向后退,而他的表情越看越诡异,就像恐怖电影里面的木偶娃娃,红红的脸蛋,几乎快要咧到耳朵的嘴角,还有那两对鼓囊囊的颧骨......

我想怒骂他,沈博弈,你是不是有病,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?

可我不敢。

说实话,我真怕他突然暴起,伤害我。

2.

“你在这干嘛?”

我努力地深吸一口气,强装镇定起身,将卫生间的门完全拉开。沈博弈的眼珠转动着,目光从我的脚趾缓缓上升,他依旧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没有变,像只巨大的蜘蛛匍匐在地板上。

“啊,没什么。”沈博弈一本正经说道,“就是看看你怎么还不出来。”

因为身体弯曲,抻着脖子,沈博弈的声音被挤压得格外诡异,尖锐又阴沉地从喉咙里流出,每个语调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我就这样居高临下地和他对视着。

半晌之后,他突然缓缓从地上爬起,仿佛没事人一般拍了拍手,转身回了卧室。

盯着他的背影我愣了许久,那莫名的不安更加强烈,在我心底翻腾。

沈博弈,好像真的变了。

首先,他走路的姿势不对。

本是舞蹈生的他,现在看起来竟然有些驼背。

其次,他的皮肤似乎也比从前黑了一些。

最重要的就是,他刚才起身的瞬间,我看到他的小腹下侧有道很深的疤。

这一切怪异现象,让我觉得这个在一起三年的男人越来越陌生,不论是行为还是其他,都令我感到阵阵头皮发麻。

我回到房间的时候,沈博弈已经睡下了,床头的夜灯发出暖黄色的微光,他的侧脸隐藏在黑夜里,我坐在床边盯着他看了许久。

“沈博弈整容了。”

这句话就像一道魔咒,轰地在我耳边炸开,缠绕着我的神经,久久不能退散。

我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他的侧脸,高挺的鼻子棱骨分明,脸颊没了从前的肉感,骨头有些突出,指尖划过他的肌肤留下些许温热,沈博弈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。

作为一个年轻女性,我也见识过不少人工脸,就算做的技术再好,也终归会有痕迹,一定能看得出来。

而沈博弈这张脸,老实说我丝毫看不出有任何整容的痕迹。我的心开始反复横跳,是朋友在跟我开恶趣味的玩笑吗?可沈博弈的种种奇怪表现,又该如何解释呢?

沈博弈是出了名的自恋,和他同居后,我每天看到最多的场景就是他对着镜子感叹自己的容貌,按理说这样对自己满意的人是没理由整容的。更何况我和他同床共枕两年,他的样子有没有变化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朋友为什么会这样说呢?

我一个翻身爬上床,把脸埋在被窝里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

3

给我发短信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吴初闫。

自我记事起,就跟在他屁股后面,初闫哥哥地叫着。他陪伴了我整个懵懂的青葱岁月,这样一个彼此交心的挚友,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开这种玩笑来惹我误会。

一个是青梅竹马,一个是朝夕相处的恋人,他们都没有理由骗我。

可在漫长的沉思后,有一点我已经理清了:在他们中间,一定有个人撒谎了。

第二天,我几乎是在沈博弈出门上班后的一秒钟就睁开了眼。

听到钥匙落锁的声音,我心里莫名松了口气。

昨天晚上一夜未眠,我顶着重重的黑眼圈拿出手机,找到了吴初闫的微信。

“有空见一面吗?”

等待回复的时间格外难熬,我几乎快要把手机屏幕盯出窟窿来,半个小时后才终于等来了吴初闫的回复。

“怎么了?最近有点忙。”

我坐在床上,周围的一切安静的过于吓人。外面天气有点阴得可怕,密密麻麻的乌云压抑着我几乎快要崩溃的情绪,思索片刻后,我直接给吴初闫弹去了视频电话。

这个时候,只有见到他——我最好的朋友,我才能让紧绷的神经得到片刻安抚。

可出乎意料的是,就在视频显示播出的一秒后,吴初闫就以极快的速度拒绝了。

吴初闫不对劲。

这是我脑子的第一反应,从前的时候,他几乎随时随地都会接我的电话,即便他在开会或者工作。

他拒绝得太果断了,果断到让我觉得蹊跷。我甚至开始怀疑,手机对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吴初闫。

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短暂的失神过后,我重新点开吴初闫的对话框,发出了一条消息:“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开个玩笑而已,你不会当真了吧?”

这次吴初闫回得很快,轻快口吻却让我更加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。

他不是那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的人,更何况沈博弈的表现也着实奇怪,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,我焦虑地打字,却又反复删除,最后,只回了他一句:“没有,随便问问。”

我盯着窗外越来越阴暗的天色发呆,即将下雨的前兆伴随着滚滚雷鸣钻进耳朵,这样的氛围总会让人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,突然,一道闪电猛地照亮了昏暗的房间,沈博弈的电话将我从呆滞中拉回现实。

“喂,宝宝,今天下雨我提前回来了。”

“给你买了爱吃的草莓蛋糕,你在家别怕,我马上到。”

好奇怪,沈博弈的语气突然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,再没了昨天那样的惊悚。

挂断电话后,我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,好似一把木槌在不断敲击着鼓面,手机里的共享定位提示沈博弈和我的距离越近,我就越觉得窒息。

又一道闪电劈来,玻璃窗上似乎还能看见粉红色的雷光,有那么一瞬间,我莫名地想让这道光砸在沈博弈的身上,最好是皮开肉绽,让我能清楚地窥探到他皮肤下的血管。

“宝宝,我回来了!”

沈博弈略显匆忙的脚步在客厅响起,他还没来得及换鞋,皮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下吱呀作响。

一步,两步,他拧开了卧室的门把手,我看到他的鞋尖还残留着些许石灰粉,他慢慢走向我,我甚至可以闻到他常用的香水味道,我的心率逐渐开始加快,伴随着雷鸣仿佛要将我吞没。

突然,我的脑子里莫名出现了一个念头:

“离开他,快跑!”

4.

当身体从麻木中反应过来时,我已经被沈博弈按在怀里了。

他正贪婪地嗅着我的发梢,略微急促的故意落在耳边,脖颈,锁骨,沈博弈仿佛许久没有见到我了一样,有力的双臂紧紧圈着我,非要把我的骨头揉碎才肯罢休。

在我感受到他的肩膀将我的喉咙锁得越来越死时,强烈的求生欲促使我条件反射般挣脱他的怀抱。

看着有些***的沈博弈,我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:

“回来这么早......”

沈博弈叹了口气,随后扬起了那副标志性的笑脸,举起手里的蛋糕冲我晃了晃。

那一瞬间,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。可能有问题的人是我?

这是沈博弈惯有的孩子气,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能看到他这样,比起之前的种种诡异行为,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男人好像才是我熟悉的恋人。

沈博弈一边拆着蛋糕盒子,一边神秘兮兮问道:

“你猜我在蛋糕里放了什么?”

“戒指?”

没有任何思考,我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个答案。

因为早在一年前,沈博弈就曾在这样的一个阴雨天抱着我躲在毯子里,那时的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各种甜蜜的幻想,说到动情处我们都开始想象着这一幕。

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沈博弈轻轻趴在我耳边,温柔地说:

“如果我要向你求婚,那戒指一定藏在蛋糕里。”

那天我还笑着打趣他老土,没想到这样的幻想场景居然在眼前真的出现了。

沈博弈听到我的回答后,有一秒的惊讶,随后是懊恼,略带委屈地说道:

“不许说出来!你要说不知道!”

“好好好......”

我无奈地笑笑,面对沈博弈的孩子气我总是没有办法,他的眼里又重新闪烁着微光,切蛋糕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。

“好吃吗?”

沈博弈挖了一口裹满奶油的草莓喂到我嘴里,我笑眯眯地点着头。

突然,我牙齿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,我连忙将那颗异物吐在了手心。

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上连带着一些草莓果肉,呈现在我眼前,伴随着沈博弈单膝下跪缓缓举起戒指的那一刻,我承认我慌了。

昨天趴在厕所门口偷看我的是他,现在深情款款求婚的还是他。

沈博弈的转变太快,让我一时间愣了神,他跪在地上,举着戒指的手因为得不到回应显得有些发抖,沈博弈看着发怔的我,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认真问我:

“周以嘉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他的这副语气成功将我从恍惚中唤醒,可我依旧不知道作何反应,只能呆滞地点了点头。

沈博弈的脸上是难掩的喜悦,他激动地把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,在我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。

轰的一声,雨点骤然落下,密密麻麻地拍打在窗子上。

沈博弈满足地将我揽在怀里,修长的手和我十指紧扣,可他越是这般深情,我就越是想要从这里逃脱。

那颗大小正合适的钻戒,就像一道更加深刻的咒语,将我和沈博弈紧紧捆绑在一起,使我越来越无法挣脱这个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房间。

5.

答应沈博弈求婚的那天,他激动得一夜没睡,抱着我反复重复着一句话:

“以嘉,我等太久了,你终于属于我了。”

我听得烦了,有些无奈地从他怀里挣脱,不自觉地回了一句:

“说得就好像你喜欢了我几十年一样......”

这句话说完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看到沈博弈的脸色正肉眼可见的发黑,他的双眸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,死死在我的身上剜来剜去。

阴晴不定。

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沈博弈,或者我自己。

在他的怀抱中,我尝试一遍遍安慰自己,或许吴初闫的话真的是个玩笑,或许沈博弈那些天的怪异行为只是因为他在准备求婚之前过于紧张。

凌晨三点,阴绵的雨声里,沈博弈睡得安稳。

他靠在我怀里打着轻鼾,我再一次将手放在他的侧脸反复摩擦。

骨头的形状是不会骗人的,我想。

就在我的指尖即将触碰到他的睫毛时候,沈博弈突然猛地睁开眼。

我吓了一跳,屏住呼吸和他对视着。

他的眼眶爬满了骇人的红血丝,我的心跳声在这样沉寂的氛围里显得格外突出。

沈博弈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,恍惚间,我觉得他压根没醒,他可能还在睡着,半晌后,沈博弈嘴角慢慢扯出的笑脸打破了我的幻想。

那是一个怎样的微笑呢?

就像美式恐怖里划破脸颊的小丑,就像张嘴就能露出獠牙的怪兽,我们的距离几乎是鼻尖碰鼻尖的程度,这样诡异的笑脸在我的视线里无限扩大,大到我能看见他突出的苹果肌上僵硬成小块的肌肉。

等等,正常人的脸上怎么会有缩成小块的肌肉呢?

猜你喜欢

  1. 神怪小说
  2. 女强小说
  3. 囚禁小说
  4. 赘婿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
关注微信公众号阿苏文学

回复整容或者回复书号7608 阅读全文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