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古言 > 归朝欢

更新时间:2020-05-22 14:46:26

归朝欢

归朝欢 蜡笔仙人 著

连载中 裴秋阳文敬之 鬼怪小说 未来小说 百合小说 宠婚小说

小说角色名是裴秋阳文敬之的名称为《归朝欢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蜡笔仙人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,小说中内容说的是:秋阳公主死前仍旧念念不忘的,还是那个唇红齿白,笑起来让她连命都舍得给了的人。可是,那个人让天下给逼死了。她就决定,抢了整个天下给他做陪葬。只可惜,功亏一篑。死之前,她就想啊,当年初遇时,就该不管不顾地将那大和尚抢走,锁起来,谁也不让见!谁知,一朝睁眼,她竟然真的回到了初遇之前!小公主兴冲冲地找上门去,却发现——咦?套路不太对啊!面前这个冷冰冰寒霜霜,笑都不笑的国师大人,是她的心上人么?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裴秋阳!”

“念在兄妹一场,朕赐你鸩酒一杯,白绫一匹,长剑一柄。你自选一种死法吧!”

裴秋阳看着站在金銮宝座旁,她以为可以信任的那人,抚着鬓角笑了笑。

容颜若桃李,眉眼生花。

“听说饮过鸩酒之后,死状可达容颜最美之时。本宫好歹也是要去见他了,便该以最美的模样让他瞧瞧才是。”

说话间,眼波流转,若江南烟云,“呵,本宫选......鸩酒。”

站在宝座旁的男人,猛地一步上前,愤恨而怨毒地怒吼,“秋阳,你终究还是忘不了他!!”

裴秋阳勾了勾唇,语态轻佻地笑了起来,“忘?本宫夺这江山,就是为了他啊!如何......能忘呢?”

“你!”

是啊,如何忘?

那个为了天下苍生,舍弃一身的大傻子。

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,却要被天下苍生逼入死路!

她忘不了,他被锁高柱,游街示众时,那漫天的唾弃与咒骂。

她忘不了,他被捆刑场,受腰斩之刑前,那兴奋到扭曲的群情激昂。

他用一身,换来的,到底是什么啊?

天下太平?

不!是以他的血和他的命,和他那至高无上的佛心,铺就的一场欢嘲盛宴啊!

这个傻子!这个傻子!

她怎么能忘?

佛说,人有八苦,生苦,老苦,病苦,死苦,怨憎会苦,爱别离苦,求不得苦,五蕴炽盛苦。

她受不得这苦了。

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

他,既然成了佛。

那她,便堕了魔吧!

“秋阳!你若此时悔改,我便求皇上饶过你。你跟我回去,我娶你,咱们以后归隐山林,好好地过日子,好不好?”

金銮宝座旁,那人颤抖的声音传来。

裴秋阳抬眼,瞧见他眼底无法遮挡的嫉妒与怨恨。

掩唇一笑。

转身,拿了太监端来的酒盏,一饮而下!

“秋阳!!!”

她倒了下去,却还笑着。

心想,地府黄泉那样恶鬼才能入的地界儿,怕是见不到他了呢。

只可惜,当年初遇时,就该将他抢走,锁起来,归了自己一个人的!

如此......

他,也就不会死的那样、那样可怜了吧?

唉!

佛呀,你说,普渡芸芸众生。

可,缘何,却渡不了本宫这颗沾染尘埃的魔心呢?

一滴眼泪,从这素手掀翻乾坤的女子眼角,倏然滑落。

......

“公主,公主。”

有轻唤声传来。

裴秋阳皱了皱眉,睁开眼。

又听耳旁传来熟悉又陌生的低柔话音,“今日是您跟文世子定亲的好日子呢,得早些起身才是。”

文世子?定亲?

裴秋阳转眼,就见一个身穿青色藕丝衫子柳花裙,头梳半翻髻,眉清目秀的宫女站在床边。

见她醒了,便朝她伸手,手里端着一碗幽香袅绕的香露。

“公主,请漱口。”

裴秋阳看着她,坐了起来,顿了顿,接过那香露。

站在床边的宫女立时回身,捧了描金牡丹的口盂过来,小心地端到她面前。

她垂眸,看了看手里的香露,喝了一口。

多年没有碰过的熟悉味道,瞬间引起了口腔里不可遏制的颤栗。

“公主?”

见她不动,宫女疑惑地抬头。

裴秋阳看了她一眼,动了动嘴,转过脸来。

将口中的香露吐了出来。

一旁,又上来一个身穿同款柳花裙头梳半翻髻的宫女,不过面盘圆润一些,眼睛也圆圆大大的。

朝她一笑,双手递过锦缎的的帕子,笑道,“公主今日气色倒是比前两日好些了。”

裴秋阳将手里的香羹递给她,又拿着帕子擦了擦嘴。

朝外头看了一眼,问:“红杏,什么时辰了?”

声音有些懒,沙沙哑哑的,却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娇媚与奶甜。

裴秋阳又皱了皱眉。

圆脸的宫女勾起床纱,回过头来笑道,“卯时末了,公主。”

说着,又转头对那边面容净秀的宫女说道,“青梨,去把昨儿个准备好的衣裳拿来,让公主挑一件儿。”

叫青梨的宫女,便捧着漱口的物件儿,退了下去。

裴秋阳坐到梳妆镜前,看着镜子里那张含苞待放的脸蛋儿,实在觉得这像是一场梦境。

红杏和青梨还活着?

她也没有饮下那穿肠蚀骨的剧毒?

坐在镜子前的她,怎么会是这么个青稚嫩小的模样儿?

这是多大时候的自己?

“公主。”

又有几个穿着粉色窄袖石榴花裙的宫女托着巾帕水盆等物走进来。

恭恭敬敬地低着头站在一旁,动作之中,极其规矩地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。

红杏绞了帕子给她擦脸,一边笑道,“听说文世子今日一早就进了宫,如今正侯在太后娘娘的宫里,说要等着参加您的及笄大礼后,再请旨赐婚呢!”

及笄?

赐婚?!

裴秋阳猛地抬眼,看向镜中那眉眼之中已有绝色的小女孩的脸。

十五岁!

她居然变成十五岁了?

那......那个人呢?

猛地转头,头皮却被扯得一痛!

当即‘嘶’地轻哼一声。

身后,给她梳头的小宫女,登时吓得掉了手里的梳子,抖如筛糠地跪到地上,连连颤声求饶,“公主饶命!公主饶命!”

裴秋阳转眸。

还没说话,旁边的红杏便一步上前,劈手给了那小宫女一个巴掌,“怎么伺候公主的?粗手笨脚的,伤了公主,仔细你的皮!”

小宫女被打得眼泪涟涟,却不敢哭。

只一个劲地磕头,“公主饶命!奴婢,奴婢再不敢了!”

裴秋阳看着她这怕得要死的模样儿,终于渐渐地回过神来。

原来,真的回到了十五岁?

在遇到他之前,都是那个骄矜蛮横无法无天的自己?

红杏见她看着那小宫女不说话,当即沉了脸,呵斥道,“拖下去,打二十手板子......”

话没说完,坐着的裴秋阳,突然拎起裙子,冲了出去!

众人一惊。

红杏慢一拍地反应过来,忙丢下手里的帕子追了出去,“公主!公主殿下!您去哪儿,殿下......”

裴秋阳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。

她若是十五岁。

那他呢?

是不是还好好地坐在那漏雨的草庵里,编纂书册,吃斋念佛?

她要去寻他!要见他!要将他......

“砰!”

一头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。

“秋阳?”

满是惊讶与错愕,“你,你怎么这副样子?”

熟悉到让她浑身骤僵的声音!

猜你喜欢

  1. 鬼怪小说
  2. 未来小说
  3. 百合小说
  4. 宠婚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