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重生 > 重回七零,粗糙汉子娇媳妇

更新时间:2020-05-09 10:21:36

重回七零,粗糙汉子娇媳妇

重回七零,粗糙汉子娇媳妇 苏笛 著

连载中 苏笛赵如山 豪门世家小说 修仙小说 科幻小说 军婚小说

男女主角是苏笛赵如山的小说叫做《重回七零,粗糙汉子娇媳妇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苏笛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,小说文笔极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:苏笛穿成了70年代下乡女知青,嫁给了六年只回过一趟家的糙汉子,却有三个便宜孩子要养活。婆家出极品,娘家出恶霸,各个盼着苏笛倒大霉、成衰人!结果人家过的风生水起、好不自在!所有人都说赵如山娶了只母老虎,男人冷哼一声,只有他知道自家媳妇到底有多娇!

精彩章节试读:

苏笛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清醒过来,看着破败的茅草屋顶,还有泥巴糊的墙壁,整个人都僵住了!

这什么鬼地方?

昨晚她把闺蜜和男友堵在了床上,一气之下拿打火机点燃了窗帘,看着熊熊大火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俩人同归于尽,结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。

难不成自己被那俩奸夫银妇卖到穷山沟沟里去了?

苏笛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,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紧接着,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。

苏笛,架空时代的县城下乡女知青,和初恋情人王涛一起被下放到牛家沟,两人说好要同甘共苦,结果下乡的第三个月,王涛却答应了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女儿马璐,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。

王涛告诉苏笛,他其实不爱马璐,他之所以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苏笛,想帮她脱离农村而已,王涛还答应只要他一回到县城,就立即跟马璐离婚,然后想办法接苏笛回城。

王涛一走,苏笛受不了刺激跳了河,却被被刚好经过河边的赵如山给救了。

七十年代,男女关系极其敏·感,很多人都瞧见苏笛浑身湿透的被赵如山抱在怀里,于是,村里的支书一拍桌子就把俩人的婚事给定下来了。

苏笛心气高,哪怕赵如山是当兵的,她依旧看不起这男人,庆幸的是结婚第二天赵如山就被紧急电报叫了回去,可万万没想到,就那么一次,苏笛竟然怀孕了。

一年后苏笛生下一对三胞胎,全大队的人都觉得稀罕,唯独苏笛看着襁褓中的婴儿觉得恶心,这三个孩子是她被一个乡下人搞大肚子生出来的种,他们是她苏笛的耻辱。

赵如山除了苏笛生孩子的时候回来了一趟,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最后连钱也不寄了。

有人说赵如山在外头有女人了,也有人说赵如山在打仗中牺牲了。

苏笛并不关心赵如山的死活,可她的婆婆却在没了儿子的津贴后,狠心将她和三个孩子扫地出门。

最终,走投无路的苏笛抛下三个孩子想趁雨夜逃回县城,却在村口被一辆军用汽车给撞了,就这样,原主死了,现代同名同姓的苏笛穿了过来。

苏笛刚把脑海中的信息消化掉,外头就响起赵老婆子的声音:“天杀的懒婆娘,不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嘛,如今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装给谁看呢!我们赵家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,摊上你这么个破烂玩意儿!成日的不上工就想着逃回城里去!数遍全大队也找不出比你还懒的婆娘了!”

赵老婆子是赵如山的继母,她为赵家生了三儿一女,赵老爷子死后,赵老婆子就想方设法挤兑大房的人,这次要不是苏笛被车撞了,根本回不了赵家。

赵老婆子一想到又添了四张嘴巴吃饭,心里头的火气便蹭蹭往上涨,刚好苏笛的三儿子赵小虎捧着个药碗经过她身边,老婆子二话不说就朝赵小虎的屁股狠踹了一脚。

搪瓷的小碗滚的老远,里头黑乎乎的药汁也撒了一地,赵老婆子嫌恶道:“呸,下三滥的玩意儿还吃什么药?干脆死了算了,死了我们赵家也就清净了!”

赵小虎早就习惯了赵老婆子的打骂,低着头闷声不响的从地上爬起来,刚要弯腰将小碗捡起来,却被老太婆一脚踩住了手。

赵老太太见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心中的怒气倒是少了一半,用手指头戳着赵小虎的额头骂道:“放着家里的活不干,就知道给你那懒骨头的娘熬药,讨债鬼、丧门星,那车咋没把你们这几个废物都撞死,你说你们活着有什么用!”

说完,右脚又狠狠碾压了下赵小虎的手背。

“啊!”赵小虎疼的叫了一声。

赵老太一听立马骂道:“喊什么喊?吃我那么多粮食,踩你一脚咋了......啊!!”

老太太话没说完,一根扫帚棍子便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膝盖骨上,疼的她抱着膝盖上蹿下跳,就跟个马戏团猴子似的。

“小虎,没事吧?”苏笛忙将赵小虎扶了起来,见孩子的手被踩的又红又肿,气的抓起扫帚就往赵老太的身上打。

“你还是不是人!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去手,心肠咋这么恶毒啊!”苏笛前世是个孤儿,在福利院时经常被人打,后来长大了,最见不得的就是打小孩。

“干什么、干什么!你养的小东西,自己没能耐,连个碗都端不住,还有脸来怪我!”赵老婆子见苏笛打人,立马叫唤起来。

“啊啊啊!苏笛,你个懒货疯了不成?竟敢真动手啊,住手,快住手!”

赵老太被扫帚抽的又疼又麻,扯着嗓门想喊人来帮自己,却想起来家里头的人都去上工了,无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。

“再让我看到你打我儿子,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苏笛双手叉腰,一副泼辣的姿态。

一旁的赵小虎满脸惊讶的看着苏笛,娘这是怎么了?竟然帮着他打赵老太!

苏笛扔了扫把转头就见赵小虎一声不吭的发着呆,以为他是被赵老太婆吓到了,立马跑过去,刚想伸手去抓赵小虎的的手查看伤势,却被小孩子误以为要打他,吓到双手抱住脑袋叫起来:“娘亲别打小虎,小虎不是故意打翻药碗的!”

见六岁的孩子犹如惊弓之鸟般害怕,苏笛心中一阵气愤,这原主到底是有多残忍,竟把个小孩子吓成这样!

“娘亲不打小虎,娘亲就是想看看小虎的手伤的怎么样!”苏笛尽可能用温柔的声音对赵小虎说话。

赵小虎怯怯的瞥了苏笛一眼,见她真的不是要打他,这才松了一口气,僵硬的将手伸到她面前。

赵小虎虽然只有六岁,但成天被赵老婆子使唤的干这干那,红肿的小手满是结了痂的伤疤,苏笛前头没注意,如今看清楚后更加生气,早知道她刚就该往死里抽那老太婆。

见苏笛脸色不对,赵小虎立马屏息凝神,连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,唯恐他娘一巴掌甩过来拿自己出气。

结果他娘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还轻柔的捧起小手放到嘴边吹了吹,细声细语道:“小虎乖,娘给你呼呼就不疼了!”

这下子,赵小虎是彻底傻了,下意识的伸手捏了下自己的大腿,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?

在赵小虎的记忆中,他娘从来不会这么温柔的对自己,他娘只会一副想嫌弃自己的样子,甚至连碰都不让自己碰。

“怎么了?”苏笛见赵小虎掐自己的大腿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娘,小虎是不是在做梦啊?因为只有在梦里,娘才会这么温柔的对小虎!”可怜的孩子尽量把声音压低,唯恐声音大了这梦也就醒了。

苏笛听了简直心疼的要死,一把将赵小虎抱了起来,亲了亲赵小虎的鼻子道:“小虎没做梦,以前是娘不对,娘跟你道歉,以后娘都不会打小虎了!”

娘竟然跟自己道歉?

赵小虎眼珠子瞪的跟核桃似的,许久之后才确定娘是真的变了,小孩子立马开心的搂着苏笛的脖子,像只小猫儿般朝着苏笛蹭了蹭,软软道:“好耶,小虎乖乖,娘亲不打小虎!”

苏笛笑着摸了摸赵小虎的脑袋,弯腰将碗捡了起来,慢悠悠的朝屋子走去。

既然穿成了他们的娘,那她就会担起当娘的责任,好好疼爱他们。

赵小虎看着苏笛翻箱倒柜的给自己找药膏,一张小嘴巴笑的咧到了耳后根,心里头祈祷那个对自己不好的娘不要再回来了!

上完药膏,赵小虎的肚子发出了“咕咕”声,苏笛一听,笑着问道:“饿了吗?”

赵小虎小脸一红,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。

苏笛朝外头看了看,自言自语道:“瞧这日头也该吃午饭了!”说完,抱着赵小虎就往赵家堂屋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豪门世家小说
  2. 修仙小说
  3. 科幻小说
  4. 军婚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