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灵异 > 我在午夜当木偶

更新时间:2020-03-27 10:42:40

我在午夜当木偶

我在午夜当木偶 脆响 著

连载中 邱焱齐文昊 轻松爽文小说 搞笑小说 女主爽文小说 囚禁小说

高质量小说《我在午夜当木偶》是来自脆响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邱焱齐文昊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面是简介:一场看似简单的婚礼,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秘密;让我一步步的走进无底深渊。百年来的隔世纠葛,满含怨念的诡异鸳鸯,能操纵过去未来的生死冥书一个个随之浮出水面。而我却宛如一个提线木偶,命不由己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催婚是当下所有年轻人梦魇一样的东西,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我见识到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我叫邱焱,是一个保安,记得那是一个夏天,我正在值班,我爹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,说同村的李大娘给我介绍媳妇让我回去相亲。

我直接就懵了,我爹虽然一直催我找对象,但是也不至于让我放下我的工作吧?难道这是我大爷的主意?八成事这个原因,自从我堂哥走了以后,我大爷就有点想不开,经常跟我爹说我们老邱家不能断了香火之类的,催我结婚。

如果不是这个原因,难道我家有矿?我是个隐形的富二代?

看我支支吾吾的,我爹直接说要么回来,要么就永远别回来。

从小到大我最怕我爹,我不敢耽搁,跟领导请了假以后我就火急火燎的回了老家,虽然被催婚很烦,但毕竟到了该谈对象结婚的年纪了,我这岁数在我们村里其实早已成为了别人的谈资,因为这我爹连最喜欢的下棋都给戒了,说没脸出门。

当天下午我就回了老家,刚一进门就看到李大娘跟我爹坐在沙发上说话,我妈也在一旁笑吟吟的。

我爹说:“你看你看,我就知道这小子一说给他说媳妇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我:……

但是为了我爹的面子,我还是没说出那句‘不是您让我回来的?’

虽说是回来让我相亲,但我在家里等了两天也没等来那个姑娘,每天只有李大娘拿来的不同的照片,李大娘说这个女人是隔壁梧桐县的,在村里面那可是俊后生。

照片上这个女孩我倒是见过,回来的时候我在我家门口见过她一眼,长得不赖就是没说上话。

我觉得吧,既然人家害羞不肯见面,那就等有机会了再说吧,毕竟一直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,而且单位扣工资扣得令人发指,所以在家里待了两天,我就重新回到了单位。

回来肯定要跟队长报个到的,说起我们队长,无人不竖起大拇指,姓牛,挺壮实的一个东北汉子,对我们特别够意思。

我敲了敲门便推门而入,“牛队,我提前回来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得明天回来呢。”他看起来心情不错,说声知道了,但在我要出门的时候,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问我,“小邱啊,既然你回来了,今晚能不能去二期那边值个夜班?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,所以让小高顶了你的班次,你看这……”

“没问题牛队,咱又不是第一天认识,这么客气。”客套一番之后,我骑车回到了家里,晚上执勤,白天肯定得补一觉。

刚把电动车停到楼下,住三楼的林大妈就拎着垃圾袋下来了,隔着老远老人家笑着跟我打着招呼说,“邱焱吧?”

我连忙笑着说是我,然后林大妈又说:“晚上大妈炖鱼,记得来吃鱼啊。”

“好嘞。”我笑着应了下来,本以为这是客套话,但是到了饭点之后,林大妈还真从三楼跑到八楼来叫我下去吃鱼,看她那么热情,我也不好推脱。

“邱儿啊,今年有二十五了吧?”电梯里,林大妈笑问。

“二十七了都。”

“二十七了?确实也老大不小了,你今天带回来那姑娘,是你女朋友?长得挺秀气的。”

一句话,我脸色瞬间白了下来。

我是一个人回来的……根本没有什么女孩子跟着我!

看我脸色不大对劲,林大妈还以为是其他原因,她继续说,“你也别嫌大妈啰嗦,我看那闺女就挺好的,跟你挺配,就是有点营养不良,脸色白的不像话,你说你也是,大妈好不容易炖一次鱼,你还不让人家下来,邱儿?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我摇摇头,挤出一丝笑容,告诉林大妈她已经走了,就是来看看我的住处而已。

这顿饭,我吃的一点味道都没有。

我感觉我被脏东西给粘上了,而且极有可能就是我那个相亲对象,因为如果不是有问题,谁特么相亲一直让媒人拿着相片?

这其中绝对有问题。

夜里十点半整,我骑车来到单位,今晚跟我一起执勤的是一个新人,姓齐,叫文昊;听说是一富二代来体验生活的,但由于公司人员调动,所以临时把他调过来给我作伴。

上车之后,他告诉我今晚我值班地点临时变动,二期有人值班了,让我俩去三期那边。

我呵呵一笑。

心说牛队这次有点不讲究了,三期那边跟二期差了十万八千里还要过东三环的立交桥,而且谁都知道三环立交桥刚开始修建的时候出事故死了人,还有人说不止一次见过那个死掉的鬼魂在这徘徊。

想到鬼这个字眼,我就想到了前两天相亲的事儿跟林大妈今天说的话。

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但是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平时这里根本懒得配执勤人员,为什么偏偏今晚会让我们来执勤?巧合?

“邱哥,你听说过一件事吗?”齐文昊开着车嘴巴还不闲着。

“啥事?”

“就是前几年那桥刚开始修建的时候塌过一次,那个时候,一女的正好从桥下过,听说人都给砸的稀烂。”

“听说过,你特么大晚上的说这个,怪膈应的。”

因为在我们老家,有句话叫白天不说人,晚上不论鬼。

结果车刚开到东三环立交桥下,他就一脚刹车停在了这里,我一扭头,问他干嘛?他说有点肚子疼,想上大号让我等他一下。

我又是一个寒颤,我还来不及说啥,他就推开车门跑到旁边的一个草堆里。

大号不比小号,我拿出手机寻思刷会微博,结果这刚掏出手机来车门就车门上那张脸给下了一跳,齐文昊脸色煞白,拼命的拍着车门。

我这刚打开门,他就一头扎了进来。

不光浑身打着哆嗦,甚至他的指甲都嵌进了肉里、他眼睛都直了,还咬着自己的舌头,但我隐约能听清他说的话:

邱哥,我看到一个飘着的人头,就在旁边那个草堆里,快走,快走!

人头?飘着?

我当时就感觉头皮一麻,一扭头,就看到那颗人头就漂浮在那堆草上,一张挂着阴笑的刀条脸!

当时我想都没想,坐在驾驶位上一脚油门下去,车子就窜了出去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轻松爽文小说
  2. 搞笑小说
  3. 女主爽文小说
  4. 囚禁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