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穿越 > 太子妃只想苟着

更新时间:2021-09-22 15:33:39

太子妃只想苟着

太子妃只想苟着 豆蔻茶 著

连载中 沈秋秋元墨 未来小说 宠婚小说 多肉小说 相术小说

小说主人公是沈秋秋元墨的小说叫做《太子妃只想苟着》,是作者豆蔻茶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了一朝重生,沈秋秋穿书了,而且穿成了炮灰女配,男主太子元墨,表面上看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,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杀戮狂魔。初来乍到的沈秋秋只想活命,三个月的时间,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,不招惹,只想着安心在自己的别院内过活。身为太子妃的沈秋秋,原主不是个善茬,因为勾结慎王,最后双双被处死。重生来的她,缕清一切,接下来到底会开启怎样的新人生?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明月的清辉洒落精致的飞檐,错落有致的殿群角落内,坐落着一处厚重肃穆的大殿。

院外粉墙环护,院内绿柳周垂,抄手游廊内玉石铺地,潺潺溪流边,山石点缀,花园锦簇。

一名年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,在夜色掩映下蹲在地上,身前明晃晃的火苗将少女的脸蛋照的红彤彤的,此时正一张接着一张的往火堆里扔纸钱。

“爷爷,您在那边过的还好吗?钱可够花?”

说着,少女又朝火堆里撒了一把用铂金纸叠的规整的银角。

“我最近搬来东宫上班了,这里环境挺好,工作轻松,大boss一般都呆在办公室里,很少出来视察工作。”

“国企单位,薪资待遇都很好,就是没有五险一金,工作也不是很稳定。”

说到这里,少女微微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下去。

唉,太子妃,有足够的上升空间,一路可以升到皇帝他老母亲。

然,工作性质很危险,随时都有丢掉小命的可能,还不允许辞职,被辞退了也不允许再就业。

这放在现代社会,妥妥的霸王条款。

沈秋秋一向报喜不报忧。

“爷爷放心,部门同事都很照顾我。”

当然大企业也是有勾心斗角的……

不过……

“我一直谨记着咱们叶氏武馆的宗旨:强身健体、克敌制胜、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!”

所以我决心只在这里安心苟着。

小丫鬟秋菊突然一脸慌张的跑过来。

“娘娘,奴婢知道您对慎王情深义重,今日又是赵太妃头七,您心里自然不好受,可您也不能在宫里烧纸啊,这……这不合规矩。”

什么赵太妃???

“爱妃这是在做什么?”

此时,一身黑色龙纹长袍的男子走了过来,眉眼狭长,皮肤白皙,面容俊秀,且一副翩翩君子、温润如玉的模样。

沈秋秋依稀记得自己穿过来时,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。

原身被人陷害推入水中,醒来时便倒在太子元墨的怀里。

太子元墨用一双如水般温柔的眸子看着沈秋秋,声音深邃且温柔,极富有磁性的嗓音随着嘴巴的开合轻轻吐出。

“爱妃没事吧?”

沈秋秋当时就沦陷了,双手用力握住元墨的手,身子轻微颤抖。

“我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只觉美太子的手,下意识的抽了出来。

呵呵,原来是个莫得感情地大猪蹄子。

不管怎么说,前一天还在为找工作发愁的沈秋秋,这眼一睁一闭,又一闭一睁,就成了京城首富二代……他媳妇。

沈秋秋很快便适应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三个月。

这三个月里,沈秋秋终于在某天夜里福灵心至,发现自己这是穿书了。

小说的名字叫《暴君》,主角太子元墨。

而沈秋秋不过是大奸臣的女儿,阴差阳错嫁给太子为太子妃。

太子表面上温文尔雅、谦谦君子,暗地里则心狠手辣、杀伐果断。

娶沈秋秋也不过是借助沈家的势力,想要登上皇帝的宝座。

而沈秋秋也不是包子,暗中勾结慎王,与之里应外合,并说服父亲与哥哥暗地里站在慎王那一边。

谁知太子竟早有准备,找了个由头以暴制暴,慎王与沈秋秋双双被凌迟处死,整个沈家都被灭了门。

直到这里,故事线才算真正展开,原来沈秋秋不过是炮灰女配!!!

就在这个时候……女主出现了。

女主侯府嫡女,哥哥兵部尚书,手中握有兵权。

按理说父亲与哥哥皆权侵朝野,虎父无犬女,女主应该也不差。

可女主却因从小被捧在掌心里精心呵护着,所以性子极单纯,跟个小白兔似的。

妥妥的玛丽苏剧情……即使作者不弃坑,沈秋秋也不准备看了。

自沈秋秋穿过来以后,太子元墨从未踏足过沈秋秋的浮华殿,沈秋秋倒是乐得清净,因为剧情还未展开,所以整日除了吃就是睡,还会时不时的锻炼锻炼身体,逗逗鸟。

谁知太子今日竟突然过来了,还是真“巧”。

唉,自古以来这男人都一个样,他可以不喜欢你,但却不许你爬墙。

沈秋秋不是不知今日是赵太妃头七,原身作为慎王青梅竹马,如今已经嫁入东宫,自然要忌讳些,可今日也是爷爷的忌日。

这生死可都是等不了人的,自己总不能给慎王捎信过去。“喂,今日不行,叫你娘晚些再死。”

沈秋秋忙起身,学着平日里宫女的模样,欠了欠身。

“妾身真的不是给赵太妃烧纸。”

得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元墨的表情果然黑了黑,一双本就幽深的眸子渐渐有戾气散开。

“太子妃私自在宫内烧纸,犯了宫中的忌讳,有违宫规,即日起禁足于浮华殿内三个月,罚俸半年。”

沈秋秋闻言还要罚俸,心下一阵肉痛,险些一个踉跄。

忽想起另一件事来,想着将功补过,于是急忙说道。

“马上就要秋猎了,太子可要小心些。”

原著中写过,秋日狩猎,太子元墨经过紫竹林时,脚下坐骑突然发狂,一根凶猛的弩箭以破空之势袭来,太子身负重伤险些丧命,而幕后主使,似乎与沈家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里面。

沈秋秋说完,四周静了静,元墨却突然勾了勾唇角,“你在威胁孤?”

沈秋秋:……

“妾身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沈秋秋祖上几代,从明清时期家里就是开武馆的,祖上更是独创了一套“金刚拳”,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
所以身为叶家第五十八代传人,沈秋秋生来身上就带着一股子傲气,如今突然穿过来,还未习惯伏低做小,所以语气上还有些拿捏不准,总有股子不卑不亢的劲头在里面。

再抬起头时,元墨已经走远了。

一旁的秋菊早已吓到傻了眼,颤抖着身子红着眼睛说道。

“娘娘,您怎么就这么傻呢?”

沈秋秋是将门出身,父亲沈州乃是总督两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,粮饷兼巡抚事,简称“两广总督”。

哥哥名叫沈钰,是护国将军兼兵部左侍郎、督查院右副都御史。

母亲是诰命夫人,官居从四品。

因为家境殷实,所以太子颁布的限薪令并未对沈秋秋有何影响。

沈秋秋知道,太子元墨忌惮沈家,暂时不会动自己。

可正所谓盛极必衰,沈州与沈钰回来没多久,***那边又闹事。

沈州被封为抚远将军同沈钰一同剿除边疆祸患,屡立奇功后又被封为“封疆大吏”。

原著中的沈秋秋在后宫更加嚣张跋扈,沈墨也一味的纵容,终于将沈家推向了高峰,然后从高峰处惨烈摔落。

沈秋秋被禁足的这段时间里,秋猎的日子也日渐逼近,沈秋秋突然变得坐立不安起来。

自己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,不过是依仗着沈家在军中的地位,此次偷袭,正是沈家走向覆灭的开始。

若是哪天沈家倒了,自己也得跟着翘辫子,想到这里,沈秋秋一拍桌子,决定去找元墨。

可如今自己正在禁足,要如何找元墨呢,沈秋秋急的嘴上都长了燎泡,突然脑中“Duang”了一声。

翌日。

“娘娘,您快下来。”

“娘娘,您这是做什么呀!”

“娘娘,您小心些可别摔了,奴婢这就去拿梯子过来。”

“嘘!”

沈秋秋见有人过来,忙回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独坐在一棵枝干几乎伸出院外的老槐树上,脚下正是太子元墨每日下朝都会经过的一条小道。

“殿下,这是我为您绣的香囊,里面放了些香料,就是与您初见那日,院子里开的薰衣草,还请您收下。”

说话的人是与沈秋秋想到一块儿去的徐良媛,葱管般的玉手小心的捧着一枚淡紫色的荷包,向捧着一颗心般,送到元墨的面前。

元墨轻轻地接过徐良媛手中的荷包,粗略的看了看,微微勾了勾唇角,一瞬间整个世界都要跟着融化了。

很显然,徐良媛也陶醉了,一双眸子变得有些迷离起来。

“孤收下了,天凉了,徐良媛穿的这样少,还是早些回去吧。”

只见徐良媛的脸顿时如烧透了的茄子,说起话来也变得扭捏。

“妾身备下了一桌子好菜,不知殿下可否赏脸去妾身那里歇一歇脚?”

沈秋秋看到这里,忍不住感叹这徐良媛道行还不够深。

明着请太子去她那里吃饭,实际上脑子里还存了别的心思,恐怕顷刻间还脑补了不少,你看这小脸红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想睡了太子似的。

元墨一身黑色长袍,长身而立,声音清越好听,声线温柔。

“近日公务繁忙,孤还要准备明日的秋日狩猎事宜,改日吧。”

说完,元墨也不再看她,只径直朝前走。

徐良媛再想跟上前说什么,直接被身后的随从伸出一只手臂生硬的阻拦。

“小主请留步。”

徐良媛只恋恋不舍的站在身后,远远眺望元墨宽大挺拔的背影望眼欲穿。

待元墨走近沈秋秋身边时,一枚紫色的荷包落在地上,被身后的一众随侍随意踩踏。

啧啧啧……不喜欢人家就直说,何必又吊着人家,真真渣男。

许是察觉到了什么,元墨突然抬头,对上一脸鄙夷的沈秋秋,忍不住神色微微怔愣了一下,随即又恢复如常,沉声问道。

“你在树上做什么?”

沈秋秋的面上立即换了谄媚的笑意。“太子殿下,我就是来提醒您一声,明儿个狩猎,您最好称病为好。”

元墨闻言眉头蹙了蹙,随即温和的笑了笑。“爱妃为何如此说?”

沈秋秋憋了半晌,半眯着眼睛,右手装模作样掐算起来。

“臣妾掐指一算,明日太子您恐有血光之灾啊!”

四周再次变得静寂,几个丫鬟与乳母站树下面面相觑,却不敢说话,只急的跳脚。

元墨依旧勾着唇角。“孤还不知太子妃还会掐算?”

沈秋秋心虚的笑了笑。“不过是幼时拜了位高人。”

元墨默了一会儿,似是在思考。

“太子妃先前便告诫孤狩猎要小心,可掐算到什么内幕?”

元墨不说还好,一说沈秋秋心底更是心虚起来,忙站起身摇晃双手。

“没有没有,妾身只跟着高人学了个皮毛,只能算出个大概,并不知幕后主使是谁。”

得,全招了。

谁知此时沈秋秋因脚下一滑,直直向下摔了下去。

浮华殿的墙头也就两米多高,沈秋秋掉下去时本想来个测滚翻,结果却见元墨伸出双手来,温柔的看着自己,仿佛在说:

爱妃,无事,有孤护着你。

沈秋秋想起原身是个不会武功的,结果电光火石间没有任何措施,只闭着眼睛摔了下去。

“嘭!”

“娘娘,您怎么样了?”

不多时,几个丫鬟与乳娘急忙从殿内跑了出来,想要将沈秋秋从地上搀扶起来。

沈秋秋摆了摆手,继续在地上趴了一会儿。

待沈秋秋缓过劲儿来时,只觉浑身散了架般,双眼因为疼痛漆黑一片。

“太子妃沈氏,在后宫宣扬怪力乱神,妖言惑众,即日起,一年内不可出了浮华殿,《女德经》抄写一百遍。”

沈秋秋摔的晕头转向,好容易清醒一些时,疑惑看向元墨的方向,发现元墨此时早已走远了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。

沈秋秋大声骂道。“元墨,你王八蛋!”

林巧姨忙伸出一只宽大的手掌捂住沈秋秋依旧骂骂咧咧的嘴,惊恐的说道。

“娘娘,对太子殿下万不可大不敬啊!”

沈秋秋扶着腰站了起来,看着早已消失在尽头的元墨,心中默默腹诽。

元墨,你王八蛋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未来小说
  2. 宠婚小说
  3. 多肉小说
  4. 相术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