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星座小说网 > 现情 > 揣崽后被赶出家门,我身价暴涨

更新时间:2024-06-11 16:56:35

揣崽后被赶出家门,我身价暴涨

揣崽后被赶出家门,我身价暴涨 姜南韵 著

连载中 姜南韵厉司宴 宫廷小说 纯爱小说 军婚小说 a小说

主角是姜南韵厉司宴的小说名叫做揣崽后被赶出家门,我身价暴涨,本书是姜南韵改编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文章。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三年,姜南韵好不容易怀了孕,却等来婆婆一句,”你不配怀我们厉家的孩子!“她差点被婆婆拉去流产,奋起反击带球跑!六年后,她带着龙凤胎强势回归。厉大总裁又气又怒,“当初你不要我们的孩子,现在却和别人生了这么好看的萌娃???”大宝翻白眼,“这真是我爹地?智商好像有些堪忧!“二宝叹着气,“妈咪,长得好看,真不能当饭吃,要不,还是换个老公吧?”厉司宴最后才知道,这全是他的崽,从此化身追妻狂魔,夜夜翻窗,进姜南韵的屋,“老婆,今晚想看我怎么跪?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一番云雨过后,室内传来两人粗喘未平的气息。

厉司宴得意挑起姜南韵的下巴,语气沙哑低沉,问,“怎么样,满意吗?”

姜南韵看着面前的男人,嫣红的眼尾轻扬,妩媚至极。

她微微一笑,说:“你可是虞城多少女人幻想的对象,我当然满意。”

厉司宴的眼眸却倏然一冷,说话的话,也带着讥讽,“姜南韵,你可真贱,明明不喜欢我,却能嫁给我,每次还能做得那么投入。”

姜南韵脸上,仍旧带着微笑,柔软的手指,也抚上男人俊美到极致的面庞,“当然了,毕竟你可是出了足足十个亿,拯救了我们姜家,我可不得好好伺候吗?”

“是吗?那你就好好伺候个够。”

厉司宴眼里的寒意更甚,突然就强压上去,在姜南韵还没反应过来时,再一次倾身而上,吻住她。

姜南卿被男人霸道侵占,随后,整个人被拖进情欲的海中,风雨飘摇,沉浮不休。

事后,厉司宴就出国考察了一个月。

姜南韵肠胃不适了一个星期,每天醒来,就是一阵干呕,直到拿到怀孕报告,她有些不敢置信。

她竟然......怀孕了?

厉司宴每次都做足了安全措施的,根本不想跟她有孩子,结果竟然还是有了!

难道......是那天?

姜南韵还没有接受怀孕这件事,她的婆婆徐玉华就出现了。

她倒没什么意外的,因为自己身边的贴身佣人,就是徐玉华指派的。

从结婚到现在,她的行踪,徐玉华都了如指掌。

自己仿佛是个囚犯一样,被紧紧盯着。

徐玉华进门后,没给姜南韵什么好脸色,声音很是生冷,“你怀孕了吧?”

姜南韵丝毫没有惊讶,只是微微蹙眉,等着她的下文。

“直说吧,阿宴是不会要你的孩子的,像你这种女人,根本不配怀有我们厉家的后代。”

徐玉华声音尖锐,眼神刻薄。

“所以呢......”姜南韵语气冷了几分。

“马上跟我去医院,把孩子拿掉。当然,最好连带这份离婚协议书,一起签了吧。”徐玉华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离婚协议。

姜南韵有所预料,可心里还是免不了一阵难受。

因为,这不仅仅是厉司宴的孩子,也是她的。

她面色淡淡,恍若没有感觉一样,回道:“这事儿,我还是要和厉司宴交代一下,要不要拿掉,我要让他亲口对我说。”

“就是阿宴说不要的,不然,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徐玉华眉眼里,是掩不住的厌恶之色。

姜南韵只觉得心头一阵冰冷。

那男人,当真这么狠吗?

她瞧见了徐玉华正朝身边的佣人递眼色,佣人手里,似乎拿着什么东西。

如果自己不同意,对方大概是想用强迫的吧。

心头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坚定。

不,这是她的孩子,她绝对不允许孩子的命运跟自己一样,任人摆布。

“行!我也不想跟你们傅家,有任何的纠缠。离婚协议书,我可以签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眼神小心翼翼观察着佣人。

徐玉华简直喜出望外,嘴角压不住的冷笑,立即拿出笔来。

姜南韵接过笔,干净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好了,现在跟着我一起去医院,把孩子流掉吧。放心,我会给你一笔不错的赔偿金的。”

徐玉华满意的收起离婚协议书,准备着下一步的计划。

然而,佣人即将对姜南韵动手之际。

意外出现了,姜南韵快速抢过佣人手里的湿巾,反过来捂住佣人的口鼻。

没过几秒,佣人就全身瘫软了下去,倒在地上。

徐玉华简直目瞪口呆,惊愕道:“你,你这是想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姜南韵扔掉了手里的湿巾,眼神突然冒出怒火,随手抄起扫帚,往徐玉华身上砸了两下。

连续两道惨叫声......

紧接着,姜南韵再也顾不上其他,飞奔下楼,惊慌大喊起来,“快,夫人受伤了,快来人啊!”

几名保镖听到声响,快速就朝楼上飞奔。

姜南韵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,撒开腿就往别墅外跑。

......

两小时后,一架从北城急速飞回的私人飞机,降落在厉氏集团顶楼停机位。

厉司宴从机舱内走出,他满脸阴沉,拨通母亲的电话。

“妈,她真的把孩子拿掉了吗?”

接到儿子这个电话,徐玉华不慌不忙,语气甚至带着一点难过,说:“一个小时前刚做的手术,我怎么阻拦都不行,阿宴,她根本不想留下我们家的血脉。”

听到母亲的话后,厉司宴面色覆上寒霜。

姜南韵真是好大的胆子!!!

他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,立刻对助理道:“马上安排车,去医院。”

“是。”

二十分钟后。

当厉司宴抵达医院的时候,病房里,空空如也。

床边的桌子上,只留下两张纸。

其中一份,是人工流产的手术报告,另一份,是离婚协议书。

末尾,还有姜南韵的签字。

厉司宴看到那娟秀的字迹后,脸色霎时阴沉无比,心中那把火,更是猛烈烧起来。

“姜南韵!!!”

他发狠地将那份手术报告,攥成一团,狠狠砸在地上,身上的气息,骇人又可怕。

姜南韵,你确实够狠的!

竟然可以如此绝情的放弃,属于自己跟她的孩子。

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个自嘲的狞笑。

她凭什么以为,自己会这么轻易,就放过她?

当初要结婚的人是她,现在一走了之的也是她!

厉司宴黑沉着脸色,朝助理下令,“陈泽,把姜南韵找回来,不惜一切代价!”

“是!”

陈泽感受到自家爷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息,不敢有丝毫违抗。

接下来大半年时间,厉司宴下了死命令,想要找出姜南韵的踪迹。

然而,范围从虞城,一直扩散到国内各个角落。

几千号人,不断寻找,都没有一丁点姜南韵的消息。

那女人,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......

五年后。

帝庭酒店,一楼大堂的电梯处。

一对长相精致漂亮的龙凤胎小奶娃,正盯着面前的电梯门,表情犯愁。

穿着碎花小裙子的妹妹——宁宁,这会儿正揪着哥哥安安的衣角,奶声奶气地问,“怎么办啊,哥哥,房卡忘了带,上不去呀,手机也没有拿,怎么联系妈咪?咱们今晚不会要睡楼下的沙发了吧?”

小丫头扑闪着乌黑的大眼睛,一脸无措,看着特别可爱。

安安听到妹妹的问题,严肃地思考了一下,然后安抚妹妹,说:“别怕,我们可以去找前台求助,走,跟着哥哥!”

说着,小家伙就要牵着妹妹的手,去前台。

不过,刚转过身,迎面就看到一行人,朝这边跨步而来。

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,阵仗很是拉风地拥簇着一名男子。

男子五官立体,眼眸深邃,一张脸俊美到让人挪不开眼,他身上穿的,是一套手工定制的银灰色西装,浑身的气质,尊贵又矜冷。

正是厉司宴!

两小只好奇地看着。

宁宁小声在哥哥耳边说,“哥哥,这个叔叔好帅呀!他们是不是要上楼?咱们可以蹭一下电梯吗?这样,就不用找前台啦!”

安安听到妹妹的话后,也点点头!

他们站在原地没动,等了一会儿后,果然看到这些人刷开了电梯。

很快,厉司宴一行人跨步进去。

陈泽站在旁边,跟他汇报事情,“这次竞争的公司,除了我们,还有几个强劲的对手,其中有许氏,陈氏,以及最近风头正盛的盛世集团......”

厉司宴沉默地听着,正想说话时,眼角余光,忽然瞥见两道小身影,从外面跟了进来。

小家伙似乎是怕电梯门关上,急急忙忙冲进来。

因为速度太快,导致没刹住脚,一脑袋,直直撞在了厉司宴的腿上。

保镖见状,立即出声呵斥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两小只这会儿刚站稳身子,猛地听到这声音,吓了一跳。

不过,安安性格沉稳,很快镇定下来,开口道歉,“抱歉叔叔,我们不是故意撞你的,我们忘记拿房卡了,所以就想跟着你们,一起上电梯。”

宁宁有些胆怯,躲在哥哥身后,看着面前这些人的眸光,有些畏惧。

明显,刚才保镖的呵斥,吓得她不轻。

厉司宴原本拧着眉头,神情看着似乎有些不悦。

可目光,在触及两个小奶娃那长得过分好看的小脸上,莫名就责怪不了半点。

他抬起手,朝身后保镖示意,让他们退下。

然后淡淡问,“撞疼了没有?”

安安急忙摇头,“没有!”

厉司宴点点头,朝电梯外看了一眼。

除了他们,似乎没别的大人。

他不由再问,“就你们两个,没家长陪着吗?”

两小只再度摇头,“妈咪在楼上房间呢,我们俩,是自己跑出来玩的。”

厉司宴听得直皱眉。

什么家长,心这么大?竟然让这么小的孩子,独自跑出来玩!

若是出现什么意外,后悔都来不及。

说话时,电梯门正好关上。

厉司宴难得温和地问他们,“住几楼?哪个房间?”

小家伙见他没赶他们出去,就如实回答,说,“十楼,1002。”

厉司宴颔首,接着就帮他们按了楼层。

安安眼睛亮了一下,立刻就和厉司宴说,“谢谢叔叔!”

宁宁也跟着哥哥开口,用小奶音和厉司宴表达感谢,洋娃娃一样的小脸上,还露出一个开心的微笑。

厉司宴的表情,莫名柔和了几分,温声道:“不用谢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宫廷小说
  2. 纯爱小说
  3. 军婚小说
  4. a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